徐工指责向文波偷换概念外资控股应不受限,以捍卫国家产业主导权叫板凯雷

徐工指责向文波偷换概念外资控股应不受限

//www.lmjx.net 2006-6-30 10:18:00 中国路面机械网

徐工指责向文波偷换概念 外资控股应不受限

针对向文波前日向《第一财经日报》独家解读《意见》透露的观点,昨天晚上徐工集团改制负责人表示,徐工集团坚决拥护该《意见》,但向文波偷换了概念。徐工机械生产的产品就是“通用机械”,不属于重点装备制造业,同时也不应该归类于控制外资转让的产业。

徐工集团上述改制负责人表示,该《意见》中提到的“一批对国家经济安全和国防建设有重要影响等重大技术装备和重点产品”中,只有大断面岩石掘进机一种是属于工程机械行业的。

“这种产品具有很强的综合制造技术,其中包括液压系统、产品材料等都很高端,与徐工机械所从事的制造机械迥然不同。”他说,在国外,工程机械被翻译成“建筑机械”,并不是垄断或重大技术装备。

他说,卡特彼勒、小松集团、沃尔沃等国际知名工程机械制造企业都纷纷在华设厂,并生产与徐工相似的工程机械,这就说明这类通用机械的垄断并不存在,并不威胁国家经济安全。但是,如核电制造、精密机床等项目却不能让外资进入,因为这些产业关系到国家的经济安全和国防建设。

“但是,向文波武断地将徐工机械归类于国家经济安全产业,并作出了不能让外资控股的结论,这明显有偷换概念的嫌疑。”该改制负责人强调。

他向记者介绍到,工程机械涵盖了十大类,徐工生产了四到五类,且并不是每一类都占据了最高的市场份额。“比如装载机就是柳工、厦工领先,起重机则是我们的产品最为抢手。我们也很尊敬三一集团,他们在自己的压路机、摊铺机上独领风骚,但工程机械是否属于关系国家经济安全的战略产业这一定义上,向文波却显得不太专业。”

向文波谈装备制造业新政:实现了自己的第1个愿望

//www.lmjx.net 2006-6-30 10:16:00 中国路面机械网

几篇洋洋洒洒的博客文章能换来高瞻远瞩的国家政策?这是天方夜谭。但是,G三一执行总裁向文波在博客中的呐喊终于获得了回响确实是不争的事实。昨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了《国务院关于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纷纷扰扰了近一个月的“三一凯雷徐工争夺战”的争论也有了更为明确的“游戏规则”。风暴眼中的向文波终于实现了自己第一个愿望。

向文波:两个愿望

从第一次直面媒体到昨日下午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G三一执行总裁向文波反复强调了博客文章中的两个愿望:第一,徐工所处的工程机械行业属于国家战略产业,徐工的转让涉及国家利益,不应该轻易出售给外资;第二个愿望是即使徐工一定要卖给外资,价格也必须合理,绝对不能贱卖。G三一希望能够参与到徐工集团的改制中来,实现强强联合。

业内人士说,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
《国务院关于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的出台与G三一执行总裁向文波在博客文中不断呐喊有必然的联系,但是该文件的出台确实对向文波的执著呼吁做出了回应。

G三一的有关人士也强调,“向文波对于徐工改制以及向外资转让的质疑并不是为了G三一,而是期待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重视产业保护和战略安全”。目前,有关政策的出台达到了向文波的第一层想法。

《国务院关于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第一句就提出,装备制造业是为国民经济发展和国防建设提供技术装备的基础性产业。也就是说,装备制造业正式赢得了“国家战略产业”的地位,在三一与徐工之间、向文波博客与响云霄博客之间、众多网友之间有关装备制造业是否属于战略产业的争论有了定论。

向文波执行总裁昨日在电话中显得很轻松,就像是“孤军战斗”了太久后终于等来援军的欣喜中略带了一丝疲惫,不过接近向文波的人告诉记者,向文波并不甘于只实现第一个愿望,而将要坚持直至完成目标。

此外,《国务院关于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的及时出台还给了向文波以机会拥有更多的愿望。向文波昨日对记者表示,过去很少参与国企改制是因为产权交易不规范,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和财务风险。随着法律的健全、认识的转变,相信会有更多的民企参与到国企改制中。再加上政策的倾斜,三一将在遇到合适的环境和合适的对象时再度出手。

徐工:只想当丑小鸭

通常想来,能够被定义为国家战略产业是很多企业梦寐以求的事情,那意味着财政、税收、贷款等方方面面的国家直接和间接的支持,丑小鸭几乎可以一夜之间变成白天鹅。但是,对于徐工来说,加入战略产业大军是意味着失去,失去英俊的凯雷、失去能增加品牌影响力的美元。因此,徐工从一开始就强调自己并不属于战略产业。

但是,属于装备业大范围的工程机械行业虽然并没有直接被列入16个重点产业,却仍然因为其是现代化、工业化的常备行业而被广泛认定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因此,徐工的凯雷梦已经到了破灭的边缘。

其实,不只是三一、凯雷、徐工要遵守新颁布的规则,《国务院关于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指明的重点装备行业的其它公司的并购也将“有法可依”。

此外,据媒体昨日报道,“由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主要负责的外资并购限制实施细则正在加紧制定。细则将列出受限制的行业目录,再分行业拟订具有针对性的限制政策。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主任金伯生表示,当前的外资并购管理政策过于笼统,因此出台细则非常迫切。

可以说,如同钢铁业目前内资并购的如火如荼,地位正被逐步认清的装备业的并购也将展开。G三一无奈徐工集团的股份不是全流通,也不是完全意义的竞价交易,否则认为三一可以通过更市场化的方式实现梦想,但是别忘了,我们的证券市场有着一支相当庞大的装备业上市公司队伍,他们中大多数的股份具有极强的流动性。他们不仅代表了国家的战略产业大军,也代表资本市场极具魅力的并购“部队”。

针对《国务院关于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向文波表示:为国家明确对行业控制权主导权叫好

《国务院关于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的颁发,让身陷博客风波的三一集团执行总裁向文波比较欣慰。昨日下午,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意见》强调了“对在重大技术装备制造领域具有关键作用的装备制造骨干企业,要在保证国家控制能力和主导权的基础上,支持其进行跨行业、跨区域、跨所有制的重组。”

他说,《意见》指出装备制造业是为国民经济发展和国防建设提供技术装备的基础性产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徐工是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是业内价值最高的品牌。如果它被凯雷收购了,显然违背了《意见》的精神。

向文波认为《意见》为工程机械行业的发展提供政策指导和扶持,这为三一和徐工的发展提供了机遇。意见具体指出“满足铁路、水利工程、城市轨道交通等建设项目的需要,加快大断面岩石掘进机等大型施工机械的研制,尽快掌握关键设备制造技术。”向文波解释说此处的“大型施工机械”就是工程机械的另一种说法。

向文波亮剑:以捍卫国家产业主导权叫板凯雷

//www.lmjx.net 2006-6-14 8:45:00 中国路面机械网
三一执行总裁向文波表示,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向外界表露三一集团“飙购”徐工机械的决心,主要是考虑到两个因素:一是国家战略产业发展的安全意识得到强化;二是在商务部、国资委未批准凯雷收购徐工的情况下,这样操作有可能阻止徐工向外资的转让。
三一集团将在时机成熟时,向有关部门正式递交竞购徐工机械的法律文书。
□本报记者何军
短短一周内,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G三一执行总裁向文波在其博客上连续发表三篇言辞激烈的文章,抨击徐工机械改制,同时表示三一集团愿意以4亿美元竞购徐工机械82%的股权,这一价格远高于凯雷的出价。
“通过博客这种形式表达三一集团参与徐工机械改制的想法实属无奈”。向文波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因为通过正常途径,三一集团已经不可能获得平等的谈判机会,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使徐工机械的改制变成‘阳光下的交易’,同时也赋予三一集团参与改制的权利”。
6月6日15时34分,向文波在其博客上发表题为《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的文章,认为对美元的“变态崇拜”导致引进外资在某些政府官员中拥有“神主”的地位,战略产业受到美元的侵害。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徐工机械的改制,在经营层的强力主导下,明确排斥“内资”,被海外资本低成本收购,便是典型案例。
6月8日17时28分,《三亿美元,三一能否收购徐工?》一文被向文波贴到了博客上。文章称,三一集团愿意全盘接受凯雷的方案,并加价30%也就是26亿元人民币,收购徐工机械。三一这样做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国家。因为,制造业是国家的战略发展产业,而战略发展产业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
6月12日23时25分,向文波再度发表文章,以《徐工并购:一个美丽的谎言!》抨击徐工机械改制。认为“曲线救国”、“国企产权交易新标杆”和“毒丸计划”是徐工并购的三大谎言,同时强调三一集团愿意在3亿美元的基础上再加价1亿美元,以4亿美元收购徐工。
对于为何选择这个时机向外界表露三一集团“飙购”徐工机械的决心,向文波告诉记者,主要是考虑到两个因素:一是两会后战略产业发展的安全意识得到强化;二是在商务部、国资委未批准凯雷收购徐工的情况下,这样操作有可能阻止徐工向外资的转让。
向文波还向记者解释,凯雷收购徐工机械的价格是2.55亿美元,并非3.75亿美元,后者有误导市场的嫌疑。因为1.2亿美元是凯雷对徐工机械的注资,并非收购股权的价格,而且其中还包括0.6亿美元的“对赌”筹码。
在谈到三一集团后续计划时,向文波向记者表示,公司还会通过他在博客上继续发表文章,下一篇有可能是反对外资收购徐工的四大理由,然后在时机成熟时,向有关部门正式递交竞购徐工机械的法律文书。
记者昨日还与徐工机械大股东———徐工集团以及收购方凯雷的律师及财务顾问取得了联系,但各方均不愿就三一集团的举动发表意见。
凯雷回应:不会放弃竞购 □本报记者夏峰陆琼琼
面对三一重工近期抛出“加价30%竞购徐工”的方案,凯雷投资集团发言人昨日向记者表示,凯雷不会放弃对徐工机械的竞购。凯雷与徐工集团都坚信,本次改制引资符合徐工集团及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长远发展的最佳利益。
该发言人告诉记者,凯雷与徐工在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后,双方合作进一步深化,并对交易的成功完成拥有坚定的承诺。“在交易完成后,凯雷将致力于与徐工集团一道建立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她说。
去年10月,凯雷与徐工集团就改制引资的股权转让签署最终协议。根据协议,凯雷将以3.75亿美元(约合3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徐工机械85%的股权。
工程机械行业为何成外资眼中的“香饽饽” □特约撰稿周凤武
由于工程机械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因此,我国工程机械行业凭借着劳动力成本优势,出现了在装载机、推土机、混凝土机械等领域拒跨国公司于国门之外的局面,并且挖掘机、叉车、道路机械等产品也已开始从中低端大幅度地挤压替代进口产品,这就使得一些跨国企业改变了在华的行业策略,由原来的产品输入为主转变为资本输入为主,意图在于通过收购兼并夺回失去的在华市场份额。今年年初以来的卡特彼勒收购热潮和凯雷收购徐工案,就是这场行业资本输出的序幕。
“合理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坚持区别对待、有保有压,调整投资结构”,在“十一五”期间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过程中,固定资产投资仍将占有较大的比重,其中蕴涵着巨大的工程机械需求,外资也正是看中了我国工程机械行业的这块大蛋糕。
但是,在今年3月的两会期间,保护我国民族企业、保护民族品牌被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国家统计局前局长李德水提醒“要谨慎对待垄断性跨国并购”的一席话激起了各方强烈关注。外资对我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并购也遇到了阻力,凯雷收购徐工案至今还没有拿到国家商务部的批文。据了解,我国政府正在制订一份旨在规范外资在中国装备制造业中的并购行为准入门槛的文件,目前正在征求意见和修改,有望于近期公布出台。
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向文波日前表示,打算在全盘接受凯雷方案的基础上,以高出凯雷30%的价格,也就是3亿美元来收购徐工。三一重工的再次入局,无疑为这一引人瞩目的并购案增加了新的变数。
无论凯雷收购徐工的最后结果如何,“要谨慎对待垄断性跨国并购”的大基调已经确立,之后的路将会在即将推出的外资并购行为准入门槛的大前提下,引进战略投资者,进而达到引进国际先进的管理和技术、提升我国工程机械行业整体水平的目的,当然,也会包括引进像三一重工这样的民营企业战略投资者。
国家将严审外资并购 凯雷徐工“只能等待” □本报记者薛黎
在凯雷收购徐工集团股权的方案正等待有关部门审批之时,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向文波宣布了收购徐工的计划,并强烈主张,徐工保持中国企业的身份十分重要。
记者昨天从徐州市外经贸局和江苏省外经贸厅获悉,他们已经向国家商务部转送了徐工集团的申请。“这个并购案已经是个敏感问题,相关部门都很重视,牵涉的部委也不只商务部一个,我们只能等待。”徐州市外经贸局外资处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
据悉,徐工集团向国资委、商务部和证监会提交了审核材料,但至今都没回音。
将设外资并购“红绿灯”
“国家对凯雷-徐工并购案的审慎也是意料中的事,正赶在了《反垄断法》、《关于对装备制造业改制中维护经济安全和产业安全审查办法的通知》出台之前的敏感时期。”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副主任何曼青表示,此项并购的审批不但面临诸多压力,而且很有可能流产,比如卡特彼勒收购厦工一事已经基本被搁置。
《反垄断法》的重要性和影响力自不必说,何曼青向记者透露,《关于对装备制造业改制中维护经济安全和产业安全审查办法的通知》正在酝酿之中,初稿中已经给出了外资并购的三大门槛,一是造船、发电设备、输变电设备、齿轮、石化通用设备制造等重大行业的重点企业不允许外资控股,对这些领域内的合资与并购,国家要进行重点审查;二是列出了二三十家重点企业,对这些企业国家要保持国有资本控制力,对外资并购行为加以规范和指导,不能随便处置,徐工集团便位列其中;三是对超过一定金额的并购必须有国家的严格审批,凯雷-徐工并购案涉及金额20多亿元,肯定是国家要重点监管的。
据何曼青介绍,对一般的外商投资项目,商务部会在20至30天内给予核准,而且只要地方政府同意,商务部这边也基本不会有问题。
据了解,近半年来,外资对厦工、杭齿、沈阳鼓风机集团等企业的并购都中途搁浅。此前,西北轴承、锦西化机、无锡威孚等一批骨干装备制造企业已经先后被外资收购。
“跨国公司近年来大举并购我国发展潜力较大的行业龙头企业,必须控股、必须是行业龙头企业、未来预期年收益率必须高于15%,这三条目前正在成为一些跨国公司在中国并购活动的基本要求。”国家统计局前局长李德水在今年两会期间指出,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中国民族工业的自主品牌和创新能力将逐步消失,国内龙头企业的核心部分、关键技术和高附加值就可能完全被跨国公司所控制,甚至我国一大批骨干企业也将不复存在”。
“毒丸计划”值得关注
当然我们也不能“草木皆兵”。商务部研究院跨国经营研究部主任邢厚媛表示,由于我国的工程机械技术还相对落后,还是应当按照市场经济规则适当引进外资,国家调控的应该是真正关系国计民生、战略性行业的并购问题。
“具体从凯雷-徐工并购案来看,判断是否存在被外资垄断行业的危险需要全方位的考虑得与失。”有着丰富并购经验的万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斌认为,国家需要建立垄断风险审查机制,考察每个并购对整个行业、国家经济安全的影响,以及地方政府、企业自身、股东在并购发生后的得与失,甚至需要考虑到对当地就业情况的影响。
“如果没有风险就该放行。毕竟凯雷-徐工并购协议中最近增设了‘毒丸计划’,这个补充条款非常重要。”李斌说。“毒丸计划”即如果凯雷未来以公开发行股份上市的方式退出合资公司,一旦有与合资公司构成竞争的潜在投资者A获得上市公司的股份达到或可能超过15%时,“毒丸计划”自行启动:上市公司立即向除A之外的所有股东,以人民币一分钱或等值外币的价格,按A实际持有的股份数增发新股,以增加A为获得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而需收购的股份数量及其需支付的对价,从而使潜在产业竞争者在实际上无法实施收购。
“当然能否规避风险还要看这份计划的执行情况。”李斌补充道。本报记者何军夏峰薛黎陆琼琼特约撰稿周凤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